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习交流园地
“我为创新富民做什么”大讨论发言稿(李大存)
 发布日期:2017-09-01  作者:  文号:  访问量:

创新是社会前进的动力,是人类进步的根本的决定性的因素,但不是唯一,还有其他因素。

创新这么好,其他是什么呢,创新能产生负效益啊,造原子弹的他后悔,罪过啊,他用来杀人,做flash的后悔啊,他用作垃圾广告和恶意插件的弹出,被人恨死啦。

创新是金字塔的皇冠有几个人能摘呢,创新领域对于一般的创新人都是,你所要创新的,都被别人实践过或正在实践千百遍啊。

我做青少年向科技老师推荐不停靠列车,未采纳,手笔太大,成本太高,据报道马上可能要实现啦。

我们的科技创新成效多少,我不能表述,但我知道我们讲的太多啦。十年前,科协做个这样的会,按要求必须提创新点,我也没提什么好点子,那是我做青少年,我提出:全科协做青少年啊,起码青少年在全省抢眼啊,你看宝应其实就是。陈兆兰主席后来也说啊,我们宝应主打青少年啊。

我们在原始创新方面的内容有多少,大家心里都有数啊。原始创新那要尖端加前沿理念,失败千百回,出来的还是不确定啊,不定你明天出成果,别人今天抢先一步向世界公布并申请专利了啊。

有人攻击我们说中国对人类的近代文明没有贡献(科技创新),中国人绝对聪明,那么大的人口基数,现在还这么大的经济体量,没道理啊。我认为根本还是体制问题,创新产生的社会效益的蛋糕一定要切一块给创新人。

红塔集团自己成立打假有多无奈。二十多年前,我在云霄有人成箱子带回假红塔山,1.3元每包,市场价每包10元,据说有四大假烟生产基地,外人进不了村子,设施全部地下化。我侄女企业生产暖宝宝,我说你哪来这个,说我们生产的啊,说韩国公司要追诉我们,连包装上的部分图案都没换,说我们市场能力很强,只要市场有的东西,我们照样子半个月就能生产出来。

元代青花瓷你拿来样品半个月给你一模一样的,你不进行破坏性的鉴别,别办法知道他的真假。这样的市场环境不强力进行调整就是扼杀创新。

我认为我们更特出的问题是体制创新啊,你看,我们辛辛苦苦培养的人才到清华北大上学,美国说清华北大是他的人才基地,这多难过啊,这个比例我记不清啦,我们培养的人才绝大部分为我们的战略对手效力啦。确实我们作为的科学无国界,人才无国界你还不能说什么。

我为创新做什么,我也很想做,但集合自己的工作斗大馒头我无从下口啊,如果能够我愿意为科学家端茶送水,倒痰盂也在可选之列。

我现在做科技馆建设本来想讲讲科技馆,这个题目还是让科技馆的人讲,我讲讲体制创新。内容比较散,说说聊聊大家见谅嘛。

十年前科协学习谈创新。那时我就提出体制创新,体制创新在一定时期和背景他的社会效益丝毫不输科技创新啊。

鼓励创新从制度入手,屠呦呦获得美国院士但还不是中国院士,她有过四次申报都不成功啊。人家说他呆板啊。有人解密院士评审,是集单位之力把多少人的成果全弄到一个人身上,还要举办各种会议请评委来拉近关系,评委到哪里候选人跟去找机会接近,要集单位的人力财力物力要跑啊。院士中国国家顶级的科学头衔的公信力受到质疑啊。

我们专家多过牛毛,有人恶毒攻击,说中国无专家。他可能从另一个角度说事。小学生都能回答专家是一个行业专门从事具体专业工作的行家,可这一点让专家做到真的很难。你要想得到课题、得到资金支持,单凭技术和科研能力黄花菜要凉。从这个意思上讲这样的专家是难找啊。钱学森这样一个大家他还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协主席,科协换届后来还是他的秘书帮他弄的,他也不能完全精力做科研。人说老爷子真不肯当官,跟别人在会上吵得面红耳赤。

日本战后和我们一样千疮百孔,他二十年完成经济再造,日本号称自己是匠人之国,匠人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全社会都尊重匠人。日本没有什么自然资源,他准确把握了自己的脉搏。向科技创新要生存。不管我们怎么恨他,他很成功啊。

在30多年前的社会背景,安徽首先包产到户,一下就成功啦,很快推向全国,说明老百姓你放开他的手脚他会飞啊。

中国社会经济增长全球瞩目,中国问题,中国疾症也不少啊,体制创新简单啊,框架一拿,法律一定,就可执行啊。关键是落到实处,有人叫真,有人做到具体啊。执行过程中的力度啊。还不单纯是这样啊,你去管理,我给你求情啊,你亲情不认啊,再不然我胡到地上,再不行我到你家吃饭啊,我还可以找人来弄你啊,我还可以跟你拼命啊。国外很多国家一个态度,违法重罚,罚你倾家荡产。中国做不到啊,你罚他倾家荡产他真去死啊,他把钱看得重啊,一辈子劳禄可怜一生,留下几套房子给儿女,他心满意足闭眼走啊。

创新问题到体制问题最后归集到文化问题。

有人总结中国,封建落后就不说啦,中国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是近代,八国联军打我们,感到差距在科学技术、工业制造啊,学习方法三十年出来北洋水师,经甲午海战日本一艘不沉,我们一艘不剩啊,武器有,人家都嗷嗷叫的狼,掌握武器的人的素质和人家没法比啊,慈溪还用海军军费给自己过生日啊,一看不对,还是要从根本入手,是体制问题,搞民选政府,北洋政府几年走马灯出来几任,互相不服,最后袁世凯装模作样还不肯出山,还是个想当皇帝的窃国大盗。然后军阀混战几十年到抗战到国共战争。走向都是因为文化啊。日本1000多年皇帝不换啊,我们不停换啊,用几十万几百万人跟你去死,为了就是皇帝姓张变成姓李啊。有外国说马云成功不是什么传奇啊,不是我们不知道,是我们不愿去做啊,他对实体店冲击太大,对社会结构破坏更大,他是负社会效益啊,与政府要调整的内容背道。

文化问题可了不得啊,一句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给扬州送来多少游客,春节的回乡人流任何力量挡不住啊。

我们真要好好做文化,去除掉中国文化中的垃圾。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就是虫啦,美国排华,印尼屠华,连巴拿马也反华而且是无条件的驱赶所有华人,这内容在网上都找不到,我们是中国人人家为什么恨,我们能想个大概。这和希特勒对待犹太人也不一样,犹太人是真聪明加勤劳啊,财富装在犹太人口袋里智慧在犹太脑子里,索罗斯。比尔、爱因斯坦等等都是犹太人啊。犹太人每一万人17个科学家,犹太人跟你做生意握个手,发现你手上有很大的金戒指,他在盘算怎么把你撸到他手上。犹太人走到哪里都能占据经济和利益链高端。以色列是美国小兄弟,但对我们不差,他懂得感恩,屠杀犹太人的时候有3到4万在上海得到滞留啦。

我们谁都懂得不战而却人之兵,(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都会两面三刀,人前人话,我们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我与其他机关人吃饭,人家说,现在人说别人坏话水平高那,再好的人都被他说坏了。国外也有人与人之间争斗,但鲜有破坏整体利益,河北曾经的前后任书记,搞那个李真是前任大秘好像是死刑,差点没把前任气死,据说弄到有我无你有你无我啊。这样的人配做公务员还高级干部。最后受损的是整体利益,党和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我们的体系里即使少有这样的人,但有多少这种现象,大家心里都有杆秤。

我们要可持续发展,要改革、要创新我认为要坚定不移做文化导向。我们一个二十多人的小单位,不能撼动创新格局,我们尽量做些力所能及的微薄的具体工作,相应改革,支持改革,为创新鼓与呼。

注:单位讨论,属小范围言论表述,仅限慎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