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学素质纲要
陈宜林:他是美丽家园的守护者和践行者——扬州市十佳科普志愿者事迹
 发布日期:2019-05-21  作者:  文号:  访问量: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习近平总书记曾用这样的生动比喻,强调“美丽中国”和“美丽家园”建设的重要性、紧迫性、艰巨性。国家之志、匹夫有责。在扬州有这样一位老人自2010年始,连续9年从事野生动物江豚保护,成为扬州最早的从事江豚保护工作的志愿者。在最初的几年里,没有任何外力资助,为了将公益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吸引更多人参加,自掏腰包近八万元,一个人默默地用实际行动守护一方碧水蓝天,共建美丽家园,被人们誉为“扬州江豚保护第一人”,他就是陈宜林。


[人物名片]

陈宜林,69岁,无党派人士,新华中学退休教师,他多次成功策划组织了省、市级江豚保护公益活动,培养了一批批大学生科普志愿者骨干,大学生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豚爷”。他多次获得扬州市十大新闻人物、十大温暖人物、十大典型人物突出贡献奖、十佳科普志愿者等荣誉,领衔项目入选江苏十大环保案例。扬州的江豚保护活动在长江沿线城市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引得中科院水生所专家数度来扬考察;他以长江下游的江豚现状为例,向国务院、农业部大胆提出:经济建设要与野生动物保护协调同步的建议,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点赞”。


缘起:守护江豚的“美丽微笑”

中国长江江豚是全球鼠海豚科唯一的淡水亚种,被誉为“水中大熊猫”和长江生态的“活化石”。近年来,由于过度开发和环境污染,长江生态遭到破坏,导致江豚数量急剧下降,2013年江豚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入红色名录极危(CR)物种,其濒危程度仅次于“野外灭绝”(EW)。目前,长江江豚种群数量远低于国宝大熊猫。

提起对江豚的最初印象,还要从陈老10多岁时说起。那时他在扬州中学上学,放学后经常乘船回家。“那时还没有廖家沟大桥,摆渡工人常提醒船上的乘客坐好,小心被‘江猪子’拱翻船!”听完摆渡工人的提醒,陈老就纳闷:“这‘江猪子’究竟是什么?竟然有这么大魔力,能将船拱翻?”小时候听惯了的“江猪子”,其实就是江豚。江豚靠肺呼吸,基本是一分钟出水呼吸两次。这种江豚出水的生理习性成为他童年一段美好的回忆。

陈老与江豚正式结缘,来源于2010年的一则新闻报道。央视新闻上介绍:“长江江豚目前是长江里唯一的淡水鲸类动物,仅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及其连通的湖泊中,已在地球上生活了20多万年,但近几十年来,随着航运的发展和沿江地区的过度开发,江豚种群数量急剧下降,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专家经科考统计,现存长江江豚的总量仅剩不足千头,如果按照当下数量下降的速度,专家推测,不出10年,江豚就要灭种了……”这则新闻让从小在江边“船村”长大的陈老心痛不已,为了寻找合适的迁地保护区,为了守护江豚的“美丽微笑”,陈老觉得自己应为江豚保护尽一份力,从此放弃了闲适的退休生活,开始了一场不同寻常的“长跑”。

坚持:十年如一日“为爱长跑”

陈宜林跑遍长江扬州段,只要听说哪里有渔民见到江豚,就会赶过去了解情况并做记录。20117月,长江江豚保护志愿者开始全国招募,陈宜林成为扬州最早的报名者。好长一段时间里,扬州从事江豚保护的志愿者寥寥,大多时候,他觉得自己有些孤单。可是无论寒冬还是盛夏,一想到那个递减的数字,他就睡不着觉,意识到保护江豚仅靠个人力量远远不够,必须动员社会各界共同参与。为此,他发起成立了扬州市江豚保护协会,加入扬州市科普讲师团,为保护好江豚美丽家园开始奔走呼喊。

为招募科普志愿者,他经常跑学校、进社区、进企业。“一个人的奔波,只是为了江豚。”扬大兽医学院动物保护协会的王飞同学在一次江豚保护讲座中,认识了陈宜林,被这个倔老头所感动,与同学纷纷加入保护江豚的队伍中来。经过陈老的努力,扬州江豚保护志愿者队伍越来越壮大,除了成年人外,队伍中也多出不少小志愿者,以及南京大学、扬州大学、江苏科技大学等高校学生志愿者。

他创办的《长江江豚讲坛》不仅仅在扬州的幼儿园、中小学、高校宣传,还跨江走进镇江高校、走进上海的学校、还走进台湾龙华科技大学,引得许多台湾的大学生青年对长江江豚的向往。他还与扬州高校的印尼留学生交流东南亚野生动物保护的情况,并将中国政府的生态保护之音传播得更远。

扬州市江豚保护协会还申报成立了江苏省第一支长江江豚巡护队——“扬州江豚协巡队”,协助渔政巡护长江扬州江段,为江豚宝贝看家护院,成功将渔民身份转换为护渔人、护豚人,为政府实行渔民上岸、长江禁渔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

身为扬州市科普讲师团成员,陈老每年用自己独特而丰富的方式唤醒大家对江豚保护、生态保护重要性的认识,犹如坚持了十年如一日的“为爱长跑”。他自2014发动江苏10余所高校近80名志愿者创办江苏省大学生江豚保护夏令营开始,连续6举办大学生江豚保护夏令营,2017年他牵头组织“全国大学生江豚保护夏令营”、“走进渔家”等活动;2018在杭集中心小学、扬子津小学等学校建立“长江江豚自然教育学校”,将生态文明教育推向更高层次;

他还把江豚保护对接地方非遗文化,研发30余种近200件江豚题材文创品,在扬州科技馆举办为期两个月的“长江珍稀水生动物科普文创展”,推动地方文化与野生动物保护的有机结合。

他在做志愿活动之余,还研发“江豚生态经济”理论,推动政府走一条“野生动植物保护与经济建设协调同步”的和谐发展模式,2018年,他研发的“江豚生态经济理论顺利通过了扬州市专家评审结题,成为江豚保护志愿活动的理论基础。

打造,是陈宜林的又一个杰作。2014年春天,他利用美丽乡村建设的契机,自己筹款在船村的绿化小游园里面,植入长江水生动物科普知识图文解读牌,请书法家给““江豚文化园”题字,使这里成为江苏省第一个有水生动物保护元素的文化园。2018年全国大学生江豚保护夏令营期间,他与多方沟通联系,最终在廖家沟边的阳光大草坪上面建起了“长江江豚广场”,这里有江豚雕塑、广场牌子等构筑,使扬州廖家沟城市中央公园里面有了水生动物的科普园。

在他的带领下,越来越多的市民加入了这场“长跑”,他们开始了解江豚,知晓保护长江生态的重要性。他们意识到,作为长江流域的旗舰物种之一,长江江豚的生存状况直接反映出美丽家园的健康情况。

行动:构建美丽家园的“不竭动力”

除了社会知晓之外,陈宜林更多用行动来积极构建江豚的“美丽家园”。长江的航运越来越繁忙,该如何保护江豚?陈宜林想到了迁地保护区。经过反复调查,他觉得,他的家乡廖家沟夹江水域比较适宜。2014年他举办的大学生江豚保护夏令营就江豚下游现状及保护可持续性建议,并致信李克强总理和农业部。20149月,接到了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资源环保处的来电:“李克强总理和农业部部长已分别就你们的意见建议作了批示,感谢你们。”这令陈宜林备受鼓舞。

同时陈老与中科院水生所的专家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交流了多少封信,每一封信都得到中科院水生所王克雄等专家的认真对待,中科院水生所有关专家先后多次对廖家沟水域自然与社会环境进行了全方位调查与评估,对廖家沟优良的生态环境给予好评,并将廖家沟水域列入了《江苏省长江江豚保护行动计划(20142023)》。伴随着2015年建设江淮生态大走廊的构想,廖家沟水域开辟江豚保护区也被提到省议事日程,但最后遭到了水利部门的一票否决。原因是根据江豚保护区建设规范,江豚保护区需要采取拦网措施,而廖家沟作为淮河的泄洪通道,不能设置任何障碍物。不采取阻隔措施,迁地保护区就没有存在的价值,这意味着廖家沟不得不退出保护区的选择范围。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深深打击了陈老。但是陈老冷静下来后没气馁。他心想,宣传江豚保护主要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宣传生态保护理念。江豚保护活动不能停。于是,他又继续寻找新的迁地保护水域,积极组织更多的江豚保护宣传活动。

“我希望,扬州也能有一处保护江豚的‘乐水’。”陈老说:我们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人类与动物同享一个地球,同在一个生物圈,人类与动物是共繁荣共濒危的关系。我们必须保护好生物的多样性,维护地球生物圈的完整性,通过江豚保护的宣传,促进生态文明理念的提升,给生态送温暖,送关怀,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清的美丽家园。

2018年,由他发起,世界自然基金会以及扬州其他环保机构一起筹办“长江江豚保护基地(扬州)”,这个基地在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落地。2019年春,长三角大学生生物多样性保护会议在基地召开,不久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来到基地参观。5月上旬,江西鄱阳湖江豚保护协会一行数人来到基地交流江豚保护的经验,这里成为了长江江豚保护的国内国际交流平台,让中国的生态保护之音传播得更远。

在他的努力下,扬州建江豚保护区的建议被写入扬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2019年“扬州江豚保护区”又进入实质性申报阶段。